[周星 周超]民俗与法律:烟花爆竹作为一个“中

2019-05-15 21:31栏目:www.bifa2007.com

摘要:中国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进程中,经常遭遇到传统民俗的抵触,通过地方立法去规范民众基于传统民俗的行为,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挫折和教训。近30年间,中国大中城市在春节期间对于烟花爆竹的禁放与限放及其反复,突出反映了当下中国社会中法律和民俗相互博弈的基本格局。围绕这一典型的中国问题,社会舆论存在明显分歧,传统民俗需要尊重,国家法律也需要遵守,地方立法如何才能处理好两者的关系,值得民俗学家和法学家参与探索。

关键词:民俗;法律;博弈;烟花爆竹;

作者简介:周星(1957-),陕西商州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人类学、民俗学;

作者简介:周超(1966-),陕西商州人,重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法、民商法。


  新华网长春2月2日电(记者 张建)新春佳节临近,今年,持续上千年的燃放烟花爆竹习俗因为一场旷日持久且影响范围甚广的雾霾再次成为热议的话题。那么,作为中华民族的古老习俗,春节燃放烟花爆竹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进入改革开放时代以来,国家的四个现代化(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尤其是伴随着长达4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中国社会的城市化进程获得重大突破,从而引发国民生活方式的巨变。和中国社会学较多关心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下的诸多社会问题有所不同,中国的文化人类学和民俗学则较多关注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包括价值观念多元化在内的文化变迁和城市型生活方式大面积普及的意义。

  持续雾霾,春节禁放烟花爆竹呼声再起

  很多曾经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传统文化或民俗,在城市化背景下,或趋于消亡(例如,在城市高层住宅,没有传统的中堂摆设),或出现变形(例如,春节拜年的方式日趋多样);或被压缩/弱化(例如,婚后的代际分居导致婆媳关系日益稀释,传统走亲戚的机制在城市趋于淡化),或被放大/强化(例如,经济富足导致饮食民俗得到强劲渲染)。还有一些民俗,例如,在特定的节庆或时间节点燃放烟花爆竹的传统,其在城市里被继承、延续,甚至扩大化,但同时也因为带来诸多问题而引发不得已的变通、调适,甚或遭遇被禁止的命运。烟花爆竹正是曾经并不构成问题的现象眼下却成为重大问题的典型例证。本研究将集中探讨烟花爆竹在中国城市被禁放或限放的相关问题,认为这一问题在当前的中国社会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它非常鲜明地突显出现代国家的法制建设和民俗传统文化之间复杂的博弈关系。以此为基础,本文还将提示民俗学家所持相关立场的特点与局限性,并指出民俗学和文化人类学的相关研究还应汲取法律与民俗国家与民俗之类的课题意识。

  春节期间,我赞成少放或者不放鞭炮的倡议。燃放鞭炮不但不安全,而且还污染空气。看看我们现在外面的雾霾天气,我想大家也要响应这个倡议啊!北京白领刘兰兰女士说。

  一、传统的力量:烟花爆竹的历史与现实

  刘兰兰提到的这个倡议,就是连日来由多地媒体和网络发出的春节不放或者少放鞭炮倡议行动,这个行动吸引了众多人的参与。

  烟花爆竹在中国的起源颇为久远,可以追溯至先秦的爆祭和庭燎。《周礼春官》所载九祭中有所谓爆祭,大概是指燃烧篝火以敬神驱邪,其间在柴火燃烧时会发出一些声响。《诗经小雅庭燎》:庭燎晰晰,君子至止,所谓庭燎就是在院子里点燃一堆篝火,用以除秽辟邪,亦即某种净化仪式。梁宗懍《荆楚岁时记》:正月初一,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爆竹一词在此似乎是动词,就是指竹子燃烧时因受热而炸裂,发出爆响。根据《神异经》里的说法,西方深山中有山臊,长尺余,犯人则病,畏爆竹声;又《异闻录》里提到,唐朝道士李畋曾因邻人仲叟为山魉所祟,遂命旦夕于庭中用竹著火爆之,鬼乃惊遁。至晓,寂然安贴。这些说法或故事表明,燃放爆竹驱邪并不局限于过年之际。这位李畋,相传就是他用竹筒添装硝磺,点燃使之爆响,为李世民驱赶了鬼祟邪魅,故后世被尊为烟花爆竹行业的祖师爷。以爆竹避山魈镇恶鬼的说法,后世逐渐演变成为用鞭炮来驱逐年兽(叫做年的怪物)的口碑传说。

  记者注意到,新浪、搜狐等多家门户网站和吉林等地媒体都发起了春节少放炮的话题讨论。新浪微博呼吁,少放炮,节约财力;少放炮,减轻空气污染;少放炮,减少伤人与火灾事故。为了共同呼吸的空气,为了平安团圆的春节,请支持!

  唐宋时期,过年燃放爆竹之俗已颇为普遍。唐诗人来鹄《早春》:新历才将半纸开,小庭犹聚爆竿灰。这里所谓爆竿,大概是把一支长的竹竿点燃,听其劈劈啪啪连续炸裂的声响。张说《岳州守岁二首》:桃枝堪辟恶,爆竹好惊眠,可知当时过年辟邪,除了爆竹,还有一些别的形式。王安石《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现如今,屠苏之俗几乎不见了踪影(个别地方或有遗存),桃符早已演化成对联,唯独爆竹依旧。爆竹在宋朝时又有燎竹之称,袁文《瓮牖闲评》:岁旦燎竹于庭,燎竹其实就是先秦庭燎的遗绪。虽说烟花爆竹后来的发展几乎取代了庭燎,但庭燎至今在个别地方的乡村,仍以烧年火兴旺火等形式得以传承,对它的解释是越烧得旺就越为吉祥。在山西省的大同一带,大年三十夜里,人们在燃烧旺火的同时,也要鸣放爆竹[1],大概算是爆竹并未完全取代庭燎的例子。

  截至1月30日14:00,新浪微博发起的春节少放炮微话题中,已经有近800万人参与讨论,大部分人对春节少放炮持赞成态度。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十:除夕是夜禁中爆竹山呼,声闻于外,士庶之家,围炉而坐,达旦不寐,谓之守岁;又卷七:驾登宝津楼诸军呈百戏条,提到爆仗作为诸军百戏表演的号令,忽作一声如霹雳,谓之爆仗。由此可知,大约在北宋末年,使用火药的爆仗就被发明了出来,但很长一段时期内应当是爆竹、爆仗并存;爆仗比爆竹更加响亮,故以霹雳炮仗形容之。施宿撰《会稽志》卷十三:除夕爆竹相闻,亦或以硫黄作爆药,声尤震厉,谓之爆仗,可知强力的爆仗也很自然地被用于除夕燃放了。周密《武林旧事》卷三岁除条:至于爆仗,有为果子人物等类不一。而殿司所进屏风,外画钟馗捕鬼之类。而内藏药线,一爇连百余不绝。这是说爆仗有多个种类,时人还发明了编串起来的爆仗,亦即后来的鞭炮,且通过药线引燃。鞭炮一词,可能是由于燃放串起来的爆仗时,如舞鞭一般炸响,故有此称,后世甚至还进一步简称为鞭。在手工作坊生产爆仗,往往用纸卷做成,故又叫纸炮,例如,王铚《杂纂续》中就提到小儿放纸炮。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比起制作武器来,更多地还主要是用于制作鞭炮、爆仗之类。

  这个话题之所以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主要就是因为中国多地2013年以来的持续雾霾天气。1月28日,中央气象台历史上第一次专门针对霾发布预警。卫星遥感监测表明,污染带贯穿中国中东部,雾霾面积超过100万平方公里,历史罕见。根据环保部卫星中心遥感监测,1月30日雾霾主要分布在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江苏、安徽、陕西、四川等地区,雾霾面积约115万平方公里。

  大概也是在宋代,伴随着火药的普及,除了爆仗、鞭炮,人们还发明了烟花,又叫做烟火焰火。如果说爆竹、爆仗的乐趣是听响,那么,烟花的乐趣则是看花,故后世又有花炮的叫法。宋朝时的烟花有不少种类,诸如架子烟火盆景烟花等,每逢节日,尤其在元宵节时多会燃放。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大概就是对烟花燃放时瑰丽景色的描述。

  在媒体等推动下,长春市消防、公安、安监、执法、环保局和文明办的负责人纷纷表示:今年过年,让我们大家一起过个低碳新年。

  明清时期,人们过年时燃放烟花爆竹,除了基本的爆竹除疫[2],还逐渐增添了很多新的方式和意义。清人潘荣升《帝京岁时记胜》:除夕子夜之时,门外宝炬争辉,玉珂竞响。闻爆竹声如击浪轰雷,遍于朝野,彻夜不停。可知当今中国城市里鞭炮轰鸣的景象,其实在清朝时也差不多。除了最为普及的辟邪说和辞旧说之外,燃放烟花爆竹又有了封门说、接神说等等。封门说是指除夕燃放过封门爆竹以后,便不再外出,而是要阖家守岁;接神说主要是指接灶神,腊月二十三小年,送灶神上天时燃放一番爆竹,等他除夕之夜返回时,也要鸣放爆竹接神[3]。当然,有的地方所接之神并不局限于灶神,而是包括天神、先祖和百神[4]。既然有封门,就还得有开门,所以,大年初一,一大早燃放开门爆竹,寓意迎新和开门大吉。很多地方还在正月初五破五这一天,燃放开市爆竹,据说初五是财神(路头神、五路神)的生日,这天接路头时需要放鞭炮[5],寓意发财,又称烧利市。与此同时,有些地方又发展出破五放鞭炮是为了崩穷的说辞。南方有一些地方,特意选择在正月初八开市,因为它是新年第一个发日,故在初八也大放特放鞭炮,以求生意火爆。

  古老习俗的尴尬

  清末民国以来,过年燃放烟花爆竹一直是各地春节民俗中寻常且又醒目的一个环节。现在,很多普通民众仍旧是把烟花爆竹和春联、年画、秧歌、饺子、汤圆等并列在一起,视为中国年的基本要素,举凡辞旧迎新、驱灾祈福、崩穷求富、狂欢喜庆,均以它来表达。尤其是爆竹作为辞旧迎新的象征最为突出,如果不放爆竹,春节就不像春节[6]。旧时的天津杨柳青年画对除夕放炮有很多表现,或为小孩举着灯笼放烟火,或为全家围观鞭炮燃放,其乐融融[7]。在山东各地,一到元旦零点,就会鞭炮齐鸣,响声震天,人们想睡也睡不着,故早早起床,开门前先放一挂火鞭,然后才能说话,据说直接开门的话就怕遇到神[8]。在江西省赣北的厦屋陈村,除夕之夜关门前要放封门炮,大年初一零点一过,又尽可能早地鸣放开门炮,以前的意思是驱魔辟邪,如今则演化成开门大吉、发财以及增添节日气氛的意思[9]。正月初五,在临沂一带,人们以家族为单位送家堂,天未亮就准备好饺子,上供、烧纸、磕头,然后把神主牌位收起;等三声大炮仗一响,全村男人就带着香纸、鞭炮,列队上坟,送老祖宗回家,一路燃放鞭炮直至坟地。[10]

  近年来,过年放炮的古老年俗一直是公众巨大的心结,每逢新春佳节,都会遭遇涉及安全与环保的质疑。

  中国作为烟花爆竹的故乡,至今仍拥有传统但富于活力的花炮产业。2005年,全国约有7000多家生产烟花爆竹的企业,销售企业则为14万家,从业人员150万人,烟花爆竹行业的产值约120亿元。但2005年初,国家质检总局在湖南、江西、广西等7个烟花爆竹的生产及销售区抽检120家企业的120个品种(非出口),合格率仅56%。在据传是行业祖师爷李畋的故乡湖南省醴陵,当地民众甚至有宁可被鞭炮炸死,也不要被饿死的说法,可知这一传统行业在地方民众生计中的地位。有些地方,例如,在花炮之乡上栗县,来自烟花爆竹产业的收入约占全县财政总收入的80%,而农民人均收入的52%均来自该产业。进入21世纪,花炮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得到国家重视,2003年,浏阳花炮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07年,浏阳花炮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2011年,浏阳金生花炮集团荣获中华老字号称号;2013年,浏阳花炮以1071亿元的品牌价值,在中国文化品牌价值200强排行榜上,位居工艺美术类榜首。事实上,中国生产的烟花爆竹产品还相继出口到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边是安全事故频发。龙年春节期间,2012年1月22日(除夕)至2月6日(正月十五)北京市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火情192起,受伤272人,其中死亡1人。

  烟花爆竹在中国,不仅民间热衷于燃放,历代官方也经常借助烟花爆竹来渲染国泰民安、天下太平,或在各种仪式大典上制造与民同乐的氛围。据说早在宋朝时,皇帝就曾以焰火晚会的形式款待外番来使,并与文武百官一同观赏;清朝时,燃放烟花以讨好外宾的做法也很常见。如今,每逢国庆、五一或在香港回归、澳门回归等国家庆典及重要的体育盛会上,燃放烟花爆竹更是政府行为,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北京APEC会议的开、闭幕式等,无不有令人惊艳的焰火展演,其理据无非是烘托和渲染节庆气氛,表达主办者和广大民众欢乐开怀的心情。

  一边是造成空气污染。长春市环保局资料显示,每年春节期间,尤其是除夕、正月十五,长春市空气质量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或中度污染,或重污染。其主要原因就是燃放烟花爆竹,污染物被集中排放到了空气中。如果遇到低气压的气象条件,污染会更加严重。

版权声明:本文由home-必发88手机发布于www.bifa20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星 周超]民俗与法律:烟花爆竹作为一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