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创造财富”: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和发展w

2019-05-18 11:07栏目:www.bifa2007.com

www.bifa2007.com 1

  艺术,尤其是老百姓的艺术,其价值一定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得以实现的,因而我们的研究也必须与对其社会环境的考察联系起来。这是张士闪对艺术研究的体会,乡民艺术研究需要立足的社会环境就是村落。在中国乡民艺术研究史上,村落语境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

  张士闪:传统手工艺,顾名思义,首先是与我们的传统结合在一起,尤其是与我国悠久的文化传统密不可分。为什么传统手工艺近年来保护的呼声日益高涨?这与我国目前正在经历的全球化、都市化发展过程有关。传统手工艺,在经济迅速发展过程中,曾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被遗忘了。我们的社会幡然醒悟之后,开始千方百计地保护传统手工艺。当然,传统手工艺不仅与我们的传统联系在一起,也与当代生活息息相关。它从传统延续至今,还作为活态的文化传承于民间,对我们的日常生活发生着种种效用,在某种意义上堪称是我们的文化之根。一种文化不能没有根,像传统手工艺这样一种生活化的文化形式,在今天有着异乎寻常的作用。我觉得,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这种保护的呼声还会持续高涨,并促使全社会采取种种积极的行动。

  2005年,张士闪选择了昌邑市宋庄镇西小章村、青州市井塘村、淄博市淄川区洼子村以及淄博市桓台县东营村4个鲁中村落作为他的定点田野基地。张士闪将乡民艺术理解为作为民俗现象的艺术活动,对相关村落进行个案描述性研究。

  张士闪:目前,在我们山东地区传统手工艺所出现的最严重的现象,大概就是手工艺人的老龄化、手工艺资源的稀缺化。这与这我们过去整整一个世纪里的革命化、现代化运动有关。在刚刚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各种各样的战争、运动接连不断,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文化的连续性被割裂,文化之根受到损伤。表现在传统手工艺领域,就是很多老艺人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危机,没有人真正将他们的手艺绝活继承下来,传承下去,这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我们对此应该有所作为,目前最急需的就是为这些老艺人创造传承的基本条件,无论是用培训班的形式,还是收徒弟的形式,都可以使他们掌握的手工技艺和承载的文化传承下来。其次,我们呼吁当代学者,应该更积极地加入到传统手工艺的保护工作之中,运用他们的文化、见识、智慧、创意让传统手工艺在传统的传承保护中不断地发展、创新与再造。以发展促进传承,在传承中保持发展的良好势头。

  张士闪感慨道:这种表演如果按照现代城市生存逻辑来看是得不偿失的,费时费钱,不仅不挣钱,还影响劳作。但他们每年准备得非常认真,一直坚持着,这让我很感动。中华民族的传统由多种多样的地域文化传统组成,部分民间文化传统还呈现着传承动力。此前,他们一直没有意识到通过自己的表演不仅完成了家族、村落的拜年仪式、祭祖仪式,同时也为这方水土、为中华民族保存了一种扎根于民间的文化传统。

  记 者:当今社会,对于传统手工艺文化保护的呼声日益高涨,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艺术学出身的张士闪回顾自己上世纪90年代的民俗学转向时说:这既是当时自己反思学术的结果,也源自我对乡土有着割舍不断的感情。在张士闪看来,民间艺术与民俗文化血肉相连,要了解艺术就要了解民间,要了解民间就要以一个民俗学者的身份去掌握民俗学基本知识,并深入基层,参与田野作业。从艺术民俗学理论的构建到乡民艺术研究,张士闪坚持以民俗学的田野作业作为自己学术研究的生命线,这根生命线连接着中国厚重的传统乡土文化。

  张士闪:这个会议的主题是手艺创造财富,明确地将手艺与财富联系在一起,可谓言简意赅、提纲挈领。其实,在我国传统手工艺传承发展的悠久历史中,总是与经济因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尽管在发展的某些时段,受到了来自国家政治或精英文化的强烈影响,但即便如此,它也不可能缺乏来自经济方面的运作与支撑。可以说,经济因素从来就是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命脉所在,只是或隐或现而已。在今天,传统手工艺不仅是现代民族国家整体文化的基石之一,也在国家文化产业发展体系中具有显要位置。我们必须调整现代产业发展的基本思路,对自然生态与文化生态保护进行通盘考虑,遵循传统手工艺发展的规律,实现传统手工艺与现代经济之间的张力性共存。归根结底,传统手工艺不是文化遗留物,而是当下活生生的文化现实,传统手工艺的保护与产业化发展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使人们生活得更快乐,而不仅仅是在经济上争先后。(整理人:刘妮)

  艺术民俗学就是对艺术活动与民俗社会之间的关系进行双向的动态研究。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张士闪作为艺术民俗学理论的开创者,多年来走访鲁中传统村落,关注乡民社会生活,将人类学、民俗学的田野作业方法带入中国艺术学研究,呈现出别样的跨学科景观。

张士闪

  乡民艺术的展演活动离不开乡土社会的具体生活环境与整体文化模式,张士闪认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已基本建立,这种认识具有现实意义。

  张士闪:我已经注意到,在我们山东工艺美院,以潘鲁生院长为核心,已经持续多年对山东各地的传统手工艺进行拉网式的普查和抢救式的立此存照。关注传统手工艺的现状,以现代田野作业的理念调查传统手工艺,以种种现代手段保存技艺、建立档案,这在今天社会中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同时,这也带动我们高校艺术设计的师生,能经常深入民间,在传统手工艺的当代生态之中感受、体验我们的文化之根,无疑将对我国艺术设计高等教育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推进意义。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非常需要让传统手工艺人走出来,走上我们现代社会的前台,更直接地参与我们现代社会的发展与运作的过程之中。我认为,传统手工艺在当代的复苏离不开全社会的支持,这里面最突出的是来自政府的主导作用、来自学者的主脑作用和来自民间手工艺人的主体作用。为什么把传统手工艺人称作主体?因为学者的研究、政府的引导,最终要落实在民间手工艺人的文化创造行为和文化自觉意识上才具有根本性意义。有了三方通力合作,传统手工艺的前景将是非常光明的。

  目前对中国民间工艺的研究已是蔚为可观。然而张士闪指出,该研究领域普遍存在重技术、轻语境的痼疾,这种痼疾可能带来保护工作中的某些偏失。以山东省惠民县河南张泥玩具工艺的传承危机为例,张士闪介绍:河南张,朝南门,家家户户做泥人。该村泥玩具制作已有300多年历史,这句广为流传的俗谚就是对惠民河南张村泥玩具盛极一时的记忆。但如今,靠这门手艺吃饭的人家越来越少,根据我们近年来的持续调查,2005年至2009年间,制作泥玩具的人家从近20户减少到不足10户。

访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张士闪教授

  在张士闪看来,民俗学研究田野作业的意义不仅在于寻找资料,也在于重新认识、理解和复原乡民艺术背后的生动鲜活的民间传统。张士闪说:民俗学者应具有面对芸芸众生的人文气度与智慧。对这种人文关怀的践行也体现在他的著作《乡民艺术的文化解读鲁中四村考察》中,当代学者赞誉其为乡民艺术研究视角转向中的一部佳作。

版权声明:本文由home-必发88手机发布于www.bifa20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手艺创造财富”: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和发展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