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费正清与西方对中国的看法www.bifa2007.com

2019-05-21 22:24栏目:www.bifa2007.com

摘要:当代中国研究是1949年后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科学界形成的有关当代中国社会、经济、政治与文化诸方面的多学科研究。本文由费正清入手,论述了当代中国研究的缘起、发展动力、主要发展阶段,以及目前的基本状况。作者认为,当代中国研究的发展与中国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而它的具体形态是社会科学理论的流行范式和中国社会的开放程度互动的结果。当代中国研究(Modern China Studies)是自1949年后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科学界形成的有关当代中国社会、经济、政治与文化诸方面的多学科研究,今天它已经成为包括中国学者参与的有关中国社会变迁与发展的一门综合性社会科学。当代中国研究与传统的汉学(Sinology)研究迥然有别。它们之间的区别不仅表现在研究对象上(后者侧重于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典籍和文学作品的研究),而且也表现在研究方法上。如果说汉学是一门以中国传统文化为研究对象的人文学科的话,那么,当代中国研究则是一门建立在现代社会科学及其方法论基础之上的社会科学。

进入专题: 费正清  

  一、费正清与当代中国研究

马勇 (进入专栏)  

  尽管当代中国研究是一门新兴的社会科学,但它的兴起却与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密切相关。在费正清去世后,他的妻子费慰梅(Wilma Fairbank)曾写道:费正清毕生都在从他的哈佛大学的基地出发向西方介绍中国,他常常被说成是二次大战后在美国几乎是单枪匹马地创造了当代中国研究的领域。[1](p.I )有人计算过,从1936年到退休的1977年间,费正清推动了数以百计的与中国有关的学术研究项目,对促使美国的中国研究成为一个系统的、影响深远的和成果丰硕的学科起了比美国任何学者都更大的作用。费正清是美国中国学的创建之父乃是美国中国学界的一个共识。[2](P.155)  费正清与中国结缘始于1930年代。1932年,从美国哈佛大学转入英国牛津大学的费正清来到中国,为他的博士论文收集资料。在第一次访问中国的4年里,他不仅完成了博士论文的准备工作,而且与费慰梅在北京结婚,并担任清华大学讲师达3年之久。1936年费正清在牛津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后返回哈佛大学任教。40年代,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缘故,费正清数次往返于中美之间,为美国战略情报局等单位工作,并根据他对中国尤其是中国革命的独特了解,写成了后来闻名遐尔的《美国与中国》(1948)一书。  虽然费正清本人是历史学家,但他清楚地意识到当代中国研究是一种综合性的社会科学,因此它应该和原先的以中国古代历史和文化典籍为对象的汉学有所区别,它必须有赖于包括社会学家、经济学家、人类学家和政治学家在内的其他社会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为此,他在1955年分别游说卡内基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各出资20万美金和27.8万美金,资助对中国政治制度和中国经济的研究,两年后福特基金又追加了30万美金。这两个项目的资助使得1956年哈佛大学能够顺利地建立东亚研究中心。除此以外,经他努力,哈佛大学还在福特基金会的帮助下,先后于1957年和1959年后在经济系和社会学系分别设立了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教授职位。自1956-1977年,费正清担任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一职达21年之久。在哈佛期间,有人统计过,他培养的学生有数千名之多,包括100多名由他指导或间接指导获得博士学位的学生。到70年代,在哈佛取得东亚研究博士学位的学者占据乐美国70-80所大学的东亚研究讲坛。以致人们将他称之为美国中国学方面最大的学术企业家。[3](p.73)在他之后,担任这一职务的先后为社会学家傅高义(Ezra Vogel)、人类学家James Watson、傅高义(第二任)和政治学家裴宜理(E.Perry)。现在的哈佛大学,以汉学研究为主要目的的哈佛-燕京学社和以当代中国研究为主要目的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已经成为全世界中国研究的两大基地。

www.bifa2007.com 1

  二、当代中国研究的发展动力

www.bifa2007.com,   随着近代中国在国际社会重新发声,占据越来越大的舞台,世界需要中国,更要了解中国,于是一门以中国为学问的“中国学”应运而生。中国学的起点说起来复杂且久远,但要说中国学影响最大的学者,不能不归属于美国学者费正清。他不仅培养了西方世界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学传人,而且深刻影响了西方人对中国的看法,甚至西方国家政府的对华政策。

  纵观当代中国研究50年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构成这一领域的发展动力在前30年和后20年是不同的:具体说来,在1949年后的30年间,美国及其他西方社会科学家建立当代中国研究的目的,是因为1949年是一个分水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不仅结束了旧中国的战乱和分崩离析,而且宣告了一种崭新的社会制度的确立。这种社会制度是一种高度整合的体制,它不仅与旧中国迥然不同,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同,甚至与当时的苏联也有很大的区别。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使美国政府、一些基金会和学术机构意识到了发展有关当代中国研究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因此在传统的汉学研究之外,有必要建立一门新的社会科学。  上述认识和看法,在费正清的论述中获得了清晰的表达:195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之际,费正清清楚地阐释了隐含在当代中国研究这个新领域背后的理论依据:一场伟大的革命,或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在于它将人类最广大的一群带入到一种新秩序之中……。对历史学家来说,现在我们既然已经拐了个弯、换了种角度,那么中国过去的一切看起来也就迥然不同……。我们现在必须研究共产主义,除了中国以外,还要研究苏联。[4]  同前30年相比,1978年后的当代中国研究的发展动力不但来源于西方世界,也来源于中国本土尤其是中国知识界,但其共同的背景是此间中国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化。自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在20多年间引发了中国这个12亿人口的大国迅猛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变迁,并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在经济领域,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在改变经济结构、经济持续增长的同时,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空前的提高;在政治、社会和文化领域,政治权力出现地方化甚至社区化的趋势(如村民自治和居民社区的民主化尝试),国家对社会的直接控制开始减弱,社会流动无论在空间上、还是在职业和地位上都大大加强,文化的多元化和异质性也显著增加,这一切使得中国社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充满活力。但同时,伴随着急剧的社会变迁,不同社会群体间的收入差距加大、环境污染加重、政治组织和个人的腐败行为日益突出、犯罪现象也越加严重,这一切使得社会生活中的矛盾和冲突不断加剧。  中国社会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和困窘并存的现实,在引起全世界瞩目的同时,自然也引起了西方从事当代中国研究的学者和中国本土的社会科学家的共同关注。用《中国季刊》主编、英国利兹大学教授Brian Hook的话来说,世界学术界对中国的研究兴趣,最初可能归咎于尼克松和基辛格在1970年代早期的努力,但是它能最终实现却是因为邓小平在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政策。因为正是在这种政策影响下,1980年代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体系中已经成为一种建设性的力量。[5](p.163)事实也是这样,就西方尤其是美国从事当代中国研究的学者而言,正是中国社会在1978年后的变化,对他们原先抱有的在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下,社会主义经济无法顺利地实现市场化并带来持续、高速的增长的看法提出了有力的挑战: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在原苏联和东欧步履艰难的朝向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在中国变得生气勃勃?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这两种运作机制迥然不同的经济体制并存的条件下,中国是如何获得持续不辍的经济增长的?在经济结构发生巨大变迁的前提下,社会结构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种变化在何种程度上改变了原有的社会分层结构,造就了哪些新的社会阶层?中国原有的政治色彩浓郁的文化在朝向何种方向发生转变,它以何种方式、在何种程度上改变着中国人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在现有的条件下,中国如何解决自己遇到的各种社会问题和发展中的困难?而这一切似乎都与这样一个问题有关,即在毛泽东时代的高度中央集权的国家形态之后,后毛泽东时代国家权力对社会的影响和控制究竟是减弱了或仅仅是改变了方式?  这些疑问为西方从事当代中国研究的学者从事相关的研究、寻找相应的答案提供了充足的动力。结果之一,就是80年代中期以来,西方有关中国社会与经济变迁的学术论文的数量大幅度增加。以美国两份社会学主流期刊《美国社会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和《美国社会学评论》(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为例,在1978-1987年的10年间,其所刊登的文章没有一篇是关于中国社会的;但1988-1992年则刊登了5篇这类文章,而到了1993-1997年间,有关中国的论文则增加到15篇。在政治学和经济学中,也能够看到同样的趋势。这些变化不仅说明中国的发展和变化引起了西方学者更多的关注,同时也说明当代中国研究已经超越了传统的狭窄领域,引入欧美社会科学的主流学术圈。既同主流学术圈进行交流,也同时充实着主流理论。像裴宜理所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研究就有可能从一个消费领域(依靠来自其他国家的研究来获得分析的洞察力)成长为一个生产领域(即有能力产生令一般比较研究者感兴趣的原创性分析)。[4]  在某种程度上,引发西方学者从事中国研究的动力,也驱动了在中国本土生活、从事研究的学者,或有过这种生活经历后留学海外的华裔学者将自己的目光投向自己的祖国。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中国学者加入中国研究有这样几个特点:(1)尽管在1978年前,就有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学者在西方从事中国研究(如杨庆和林南),但现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主要是在1978年后进入这一领域的,他们出国留学和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密切相关;(2)当代中国研究在中国的成长主要也是在1978年后开始的,原因为在此之前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及文化研究和妇女研究等社会科学学科在中国基本上都已夭折,即使经济学也只能以政治经济学的面目获得十分有限的发展;但是,1978年后,中国社会科学的复兴,推动了系统的社会科学的发展,激发了对西方理论和研究方法的浓厚兴趣[6],这种兴趣反过来促成了中国学者同美国学者的合作;(3)就中国大陆而言,我们这里所说的当代中国研究不仅限于那些以中国问题为主题的社会科学分析,而且限于那些在理论范式和研究方法上受到现代西方社会科学影响的研究,因为只有这样的研究才存在同导源于西方的当代中国研究对话和交流的可能;(4)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在中国从事当代中国研究的学者,其研究动力不仅来自于认识中国的目的,也来自于改造中国的宏大抱负。因为他们从中国社会100多年来的艰难历程中,早已理解了邓小平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哲理。

   费正清是美国哈佛大学终身教授,是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最负盛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是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中的泰山北斗,是头号中国通。费正清是哈佛东亚研究中心创办人,历任美国亚洲协会主席、历史学会主席、东亚研究理事会主席,毕生致力于中国研究,也曾为美国政府提供政策咨询。

   如果从其生平简历说起,费正清1907年生于南达科他州,病逝于1991年。他的父亲是一位牧师,他的母亲是位女权主义活动家。费正清早年热衷于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他母亲的影响。

   1927年,费正清进入哈佛大学,主攻文科,还有希腊语、历史、哲学、艺术等。那时的哈佛还没有开设有关东亚的课程,费正清个人更没有想到以后会从事东亚和中国研究。在哈佛两年后,费正清于1929年秋赴牛津大学,专业方向为东亚研究。对费正清来说,那就是他职业生涯的开始。在牛津两年,费正清的研究有了相当进展,他利用自身优势,以中美外交和外交机构的历史作为突破口,充分利用了西文资料,对传统汉学是一个重大突破。

   要想深入研究中国特别是近代中国,无疑必须掌握汉语,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形,必须到中国来。为此,费正清在牛津从事研究的时候,就想法申请了一笔奖学金,于1932年初来到中国,一方面进修汉语,一方面在清华大学历史系担任讲师,主要讲授经济史,同时接受历史系主任蒋廷黻教授指导,从事新的研究。

   蒋廷黻是近代中国外交史研究的奠基者,在蒋廷黻指导下,费正清将博士论文题目确定为《中国海关的起源》,后经过补充修改,于1954年以《中国沿海的贸易与外交:1842-1954年通商口岸的开埠》为题正式出版,此乃后话。

   在中国,费正清由于在清华工作,由于与蒋廷黻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因而他在那些日子里和中国学者建立了相当密切的关系,特别是由于费正清的新婚太太费慰梅也是研究中国艺术和建筑的专家,因而他们夫妇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成了最亲密的朋友。费正清这个中文名字其实就是梁思成这个时候替他起的。他的英文原名John King Fairbank一般译为约翰•金•费尔班克,梁思成告诉他叫就叫“费正清”吧,费氏正直清廉,而且正与清两个字的谐音与英文原因John King相近。这个名字就更像中国人了,与你的职业更相合。

   1935年,费正清结束了在中国的研究工作返回美国。翌年秋,进入哈佛大学担任教职,与汉学家赖肖尔一起在哈佛开设东亚文明课程,并很快晋升教授。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费正清被征召至华盛顿特区情报协调局远东组工作。翌年派驻重庆,身份是美国国务院文化关系司对华关系处文官和美国驻华大使特别助理。在这次中国之行时,费正清负有考察了解中国高级知识分子情况的使命,因而与在西南联大的一批老朋友如金岳霖、张奚若、钱端升、陈岱孙、陈福田等教授建立密切联系,了解战争状态下中国知识分子的真实状态,以为这些高级知识分子正在缓慢地陷入精神和肉体两方面的饥饿状态,尤其是生活上的艰辛可能会毁灭这一代优秀的知识分子。这种危机感和恻隐之心促使费正清从维护现代民主价值的立场上,建议美国政府向这批中国高级知识分子提供援助。又一年,返回华盛顿,调任陆军情报局远东部。

   到了1945年,中日战争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就要结束了,费正清有机会重回中国,为美国新闻处工作。在中国,费正清与中国知识分子尤其是偏左的知识分子有广泛接触,对于即将发生的国共内战,费正清认为责任大约在国民党在蒋介石,他甚至在美国的刊物上发表文章公开质疑美国政府对华政策,以为美国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其实就是支持了内战,不仅不合乎美国的利益,也与中国人民的利益相背离。

   1946年,费正清离开了美国外交岗位,重回哈佛大学课堂担任教授。此后,他一方面在哈佛讲授中国历史与文化,培养弟子,从事研究,另一方面就美国的中国政策发表意见,逐渐成为西方世界公认的中国问题权威,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发生过重大影响,成为政学两栖的重要人物。

   随着费正清在政学两界影响逐步提升,他在1955年有机会获得哈佛大学和福特基金会资助,主持创建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任主任至1973年。1977年退休,先前的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为此更名为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以表彰费正清对东亚研究和对哈佛的贡献。

   费正清对西方中国学的贡献,一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二是对中国学人才的培养,三是组织中国学学者进行项目合作,四是为美国政府提供有关中国问题的政策咨询。费正清在这几个方面都成绩斐然,贡献良多。

   就个人成就而言,费正清是西方汉学研究向现代中国研究转变的过渡人物,他从古典的汉学研究向现代中国研究转变,创立了以地区研究为重点为标志的现代中国学。作为现代中国和东亚研究的开创者奠基者,费正清的个人成就非常突出,一生中独自撰写出版或合作编辑出版的著作多达六十种。

   费正清的《中国沿海的贸易与外交:1842-1954年通商口岸的开埠》是根据他在牛津大学的博士论文《中国海关的起源》而改写的。这部著作详尽探究世界各国与中国的贸易开端,中国的贸易体制,以及中国在列强压力下被迫开放通商口岸的过程,奠定了中国海关制度机构史研究的基础。这部著作由哈佛大学出版社1953年出版,为费正清迅即赢得了巨大的学术声誉。

   在从个人深度研究的同时,费正清特别注意中国学研究工具书的编纂,他与刘广京合作的《近代中国:1898-1937年中文著作书目指南》,与邓嗣禹等合作的《中国对西方的反应:文献通考》、《中国对西方的反应:研究指南》,以及《清代文献》等,都是西方世界中国学研究者最重要的入门书,通过对大量文献的排比提要或注释,为初学者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入口。

版权声明:本文由home-必发88手机发布于www.bifa20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勇:费正清与西方对中国的看法www.bifa200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