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守华】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w

2019-05-22 22:26栏目:www.bifa2007.com

《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序

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求好运”故事解析刘守华《 光明日报 》( 2012年02月27日 15 版)

刘锡诚

曾刊载钟敬文先生《中国民谭型式》一文的《民俗》杂志

摆在我面前的这部厚厚的书稿,是老友刘守华先生对一个题为“求好运”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30年的追寻史。书稿中收入了他本人和好几位世界知名学者同行就这个故事(类型)所撰写的研究阐释文章以及在中国各地区各民族口头流传的故事记录文本。作为对这一民间故事(类型)的采辑与研究,本书第一次以全文的形式,向世界广大读者、尤其是向对中国民间文学及其研究成果一向比较隔膜或忽视的西方世界展示了20世纪还在中国多个民族亦即在汉语地区口头流传的73篇同一母题的民间故事,标志着中国民间故事走向世界迈出了重要的坚实的一步。

从五四时期顾颉刚研究《孟姜女传说》开始,民间文学就成为“国学”的重要课题之以编撰《意大利童话》而蜚声世界文坛的意大利作家伊·卡尔维诺在该书中文版题词中写道:“民间故事是最通俗的艺术形式,同时它也是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灵魂。我热爱中国民间故事,对它们一向百读不厌。”

这个来自社会底层民众近现代口头传诵的、被学界称为幻想故事或童话的民间故事,所以能使作者在如此漫长的人生经历与学术探求中魂牵梦绕、难以忘怀,我想,不外乎有两个方面原因:其一,一个民间故事在我国许多省区和民族中口头流传了两千多年,经历过多次社会动荡和制度转型而迄今传习不息,其生命活力及其蕴含的文化密码,足以激发起那些以研究和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为己任的学者终生不离不弃和孜孜以求的问学情怀。回想20世纪20年代前辈学人顾颉刚先生辑集和研究孟姜女故事,早期就曾积累了25个省区和地方的孟姜女故事的记录文本,穷几十年的精力而到老不辍,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能够实现年轻时就立下的编纂一部完善的孟姜女故事文集的夙愿。而今,守华已经搜集和积累了来自中国不同地区、不同民族(汉、满、藏、回、土、撒拉、维吾尔、朝鲜、苗、壮、傣、黎、彝、白、畲、傈僳、布依、毛难、土家、仡佬等)的“求好运”故事记录文本(异文)210篇,为这个构成了“世界性故事圈“的故事和国际学界兴趣所在的这个研究焦点做出了重要贡献!其二,中国版的“求好运”故事(类型),虽然也带有某些宗教(佛、道)的因素或印迹,但就其内容指向和基本格调而言,却显示着强烈的世俗性和入世性,显示出地位低微的故事主人公穷小子不向强势低头,与消极避世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世界观无缘,践行和张扬了中华民族的“先人后己、助人为乐”的道德观念,“表现了主人公积极进取,奋力向命运抗争的精神”。这种精神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就是我们民族所以生生不息并不断走向繁荣富强的源泉。

本文所评述的“求好运”是一个含有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经典之作,是中国亿万农民心路历程的生动展现;从上世纪初开始,这个以“求好运”或“问活佛”为篇名的民间童话或幻想故事,便受到多国学者的关注,在世界民间故事圈中占有重要位置,具有重要学术研究价值。

编著者以全球学术的视野和宽容并存的治学风格选取了在这个故事(类型)研究上不同理念、不同方法的学者的研究成果,给读者提供了了解各位不同背景、不同理念和不同方法的学者是怎样从不同角度和侧面共同推进了这个故事(类型)的研究和破解的。关于这一点,我们从日本青年学人桥本嘉那子的《“问题之旅”相关先行研究和今后的课题——一阿尔奈“有钱人和他的女婿”为中心”》这篇述评中多少看到了一些信息。作为中国学者的刘守华的“求好运“故事研究,从1979年起30年来先后发表的七篇论文,在方法上可能各有侧重,但细读起来,则可以看出,每走一步都有新意,而不是同义反复的。从总体上说,他既接受了、延续了和发展了外国先行学者在“类型”研究上的某些理念和方法(譬如把中国的“求好运”故事细分为“问活佛型”、“找聘礼型”和“幸运儿型”三个亚型),又显示了中国民间文艺学和作者个人的学术独特性——诗学评价和价值判断。他发现了并着重评价了“求好运”故事主人公的“西天问佛”(问三不问四)行为和最终结局(穷小子愿望的实现)的正义性、合理性和社会进步性。“中国近现代流行的‘求好运’故事的突出特征是表现了主人公积极进取,奋力向命运抗争的精神。故事的主人公均为处于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小伙子,他们屡代受穷,……不论故事情节是问事还是以寻宝为中心线索,其终极意愿莫不是为了寻求幸福,改变自己贫困不幸的命运。这种强烈意愿,洋溢在故事叙说中。所以我在多年研究中认定,以‘求好运’作为它的类型名称最为恰切。”“存活于中国各族民众口头心间的‘求好运’故事,作为幻想故事或民间童话故事,在朴野单纯的叙说中,蕴含着富有象征性的丰厚文化意蕴,达到诗意与哲理的巧妙融合。将口述材料记录写定的那些单篇文本一篇一篇来读,所得印象也许平淡无奇,可是把它作为覆盖中国大地由各个兄弟民族众口传诵、有着几百篇异文和多种载体的叙事作品联结成为整体来看,再联系中国大地涌动的民工潮来体味它的深厚文化意蕴,它的史诗魅力与价值就更为彰显,值得我们作为中国民间文学难能可贵的精美之作来看待了。”他为这本著作选定了《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这样一个富有诗意的标题,不是体现了他心中的诗学情结吗?价值判断和诗学评价,在刘守华的民间文学、特别是民间故事研究中,是一个固有的学术个性和持久不变的特点,这一点我曾在为他的自选集《民间故事的艺术世界》写的序言中有所触及,而这一特色在“求好运”故事的论说中尤为突出(如上所引),这恰恰又是西方学者们的“类型”建构和剖析中所缺乏的。

围绕着一个知名的民间故事或歌谣的研究与文本汇集而编纂的著作,在五四时代我国民间文艺学界曾经有过探索,如董作宾的《看见她》、罗香林的《粤东之风》等,《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延续了当年北京大学歌谣研究会开创的这个好的传统,但就其规模和深度而言,无疑已经大大超越了我们的先贤们。《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就要付梓了,应守华兄之命写了这些意见,就作为我的祝贺吧。

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让我们从四川成都的《范丹问佛》讲起:从前有一个叫范丹的叫化子,穷得连一升米也存不住。他便前往西天去问佛祖,自己能不能时来运转。旅途中,一家员外托他问,为啥女儿成了哑巴;路边小庙里面土地菩萨托他问问,为什么自己多年不能升官;过大河时,大乌龟托问,为啥自己修炼多年不能升天成龙。范丹走到西天见到佛祖,那里的规矩是问三不问四。他急他人所难,帮别人问清了三件事便往回走。来到河边,告诉大龟,他不能升天是因为头上有24颗夜明珠压着,乌龟把夜明珠取下送给范丹,立刻升天了;范丹告诉土地菩萨,他因左脚踏金,右脚踏银,所以不能升官,土地菩萨把金银送给他,随后当上了城隍爷;范丹又来到员外家,女儿见了他立刻开口告知父亲,“客人回来了!”范丹将佛祖的话转告员外,哑巴女儿见了亲丈夫自然会开口说话,于是员外让范丹做了上门女婿。

是为序。

范丹本为东汉人,桓帝时辞官不就,安于贫困,后被丐帮尊为“范丹老祖”。

2015年5月7日

本篇中的范丹并非历史人物,而是乡野中极为贫困的小伙子的象征形象。这个故事深为民众所喜爱而广泛流行,并衍生出众多情节大同小异的异文。在《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四川卷》中,作为“常见故事类型”列出,并载有流传于许多县市的异文篇目28个。

本篇故事很早就受到国际学人的重视,在检索世界民间故事通用的“AT分类法”中,以《格林童话》所载《有三根金头发的鬼》为代表。中国首篇《问活佛》故事,刊于1921年7月出版的《妇女杂志》第7卷第1期的民间文学专号。钟敬文先生于1931年研究撰写的《中国民谭型式》中,在45个常见故事类型中就有“问活佛”这一型式,丁乃通于1976年出版《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按国际通行的AT分类法将它编定为461型,收录20世纪60年代之前记录成文的篇目已达50例。经笔者进一步搜求上世纪80年代以来各地在编纂民间文学集成过程中所得新资料,总量已达210余篇,它们的大体分布情况为:陕西11,甘肃2,宁夏4,青海5,新疆1,河北4,天津1,山西3,河南17,湖北25,湖南10,广东5,广西7,海南1,四川35,贵州8,云南9,西藏2,内蒙古9,辽宁23,吉林5,黑龙江3,山东6,浙江4,上海2,安徽1,江西1,福建7,其他4。它们流行于汉、满、蒙、藏、回、土、撒拉、维吾尔、朝鲜、苗、壮、傣、黎、彝、白、畲、傈僳、布依、毛难、土家、仡佬、鄂伦春等20多个民族之中,跨越高山大河的阻隔和语言、宗教信仰的界限,是一个覆盖了神州大地的巨大故事圈。它在各族民间口头文学中的实际影响,完全可以和《牛郎织女》、《孟姜女》、《白蛇传》、《梁祝姻缘》等著名的四大传说相媲美。

笔者在1979年发表的《一组民间童话的比较研究》中,联系《格林童话》,把它作为一则民间童话的经典之作来解读。经过30多年的追踪探寻,深深觉得需要以更超拔的眼光来赏析这件口头语言艺术精品。“求好运”是一个汇合了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丰富智慧和情感的故事。它以高度概括的象征方式,集中表现人类在历史长河中由屈从命运到逐步主宰自己命运的心路历程。在世界民间故事海洋中,它的各种样式的单篇异文,并不特别耀人眼目;可是当把它作为一个覆盖地球上多数居民的故事圈来考察,就显露出史诗般的宏伟特征,值得我们十分珍惜了。

1.中国近现代流行的“求好运”故事的突出特征是表现了主人公积极进取,奋力向命运抗争的精神。故事的主人公均为处于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小伙子,他们屡代受穷,绰号就叫“穷八代”、“穷九代”或“穷十代”;故事名称就叫“八辈穷”、“十代穷”、“穷汉问佛”、“十穷去西天”、“小旦儿穷八辈”、“叫化子朝南海”等。那些寻宝聘妻故事,也是由于穷小伙子提亲时,员外家以索要几样宝物作聘礼来刁难穷小伙子,他不死心:“我偏偏要到西天去走一趟,拿三根金头发来给他看看!”不论故事情节是问事还是以寻宝为中心线索,其终极意愿莫不是为了寻求幸福,改变自己贫困不幸的命运。这种强烈意愿,洋溢在故事叙说中。所以我在多年研究中认定,以“求好运”作为它的类型名称最为恰切。

版权声明:本文由home-必发88手机发布于www.bifa200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守华】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w